旅游  |  攻略  |  美食  |  自驾  |  团购
您的位置: 青海省旅游网 / 规划 / 新闻动态 / 青海要闻

土默特右旗妇幼保健人民中医院妇科检查多少钱度排名养生问答网包头市九原区中医院不孕不育科

来源:飞度排名养生问答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23日 18:03:55    编辑:admin         

  就连正在日间也是云云,黄褐斑便是最多睹的斑点之一,男人夏日补肾食物都应当吃什么好?下面个“第一.,尤其是正在夏日。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也会有自己 漫威 系列电影。在网文IP抢夺大战之后,优质漫画IP正在成为投资人眼中的香饽饀出品《御灵师》的时代漫王就是一例 有妖 腾 漫画 7月的排行榜中,时代漫王的《驭灵师》冲上了第三和第七的位置 对于时代漫王的创始人吴量而言,《驭灵师》的高人气明了其团队转型的正确性。此前,时代漫王改画手中心制为编剧中心制。吴量说,这一改变主要是为了改善从前漫画界存在 会画不会讲故事,会讲故事的不会画 的普遍现状 006年以来,国家出台一系列扶持动漫产业发展的政策,互联网的普及也给动漫的发展带来了生机。有统计数据显示,动漫产业的产值从2006年的140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1200亿元0年增长了0倍 动漫产业被称1世纪的朝阳产业,但由于次元壁难以突破,直至现在动漫产业的发展仍旧处于早期阶段 动漫产业链有上中下游之分,上游是内容制作,中游是发行传播,下游是衍生产品的开发和营销,以原创内容为核心,以动画、漫画为表现形式,通过影视传播产生拉动效应,带动系列产品的营销,通过形象授权和衍生品开发回收资金为动漫产业链主流的盈利模式 有着数十年漫画杂志从业经验的吴量认为整个产业链中的核心是内容创作,更多的机会也在上游,所以时代漫王从原创内容出发,逐渐向下游渗透。时代漫王创始人吴量 网文热过后IP的下一个风口在漫画 网文的投资风口已经过去,下一波机会在原创漫画 专注文娱内容投资的乐游资本合伙人段斌表示目前市面上好的小说IP几乎被买空,IP的价格也水涨船高,投资的性价比不高 挖掘IP的下一波机会在哪里?原创漫画成为段斌和吴量的共识。在武汉见面聊了一会儿,两个人就一拍即合,乐游资本成了时代漫王的天使投资人 我经历了网文从崛起到爆发的所有历程,而现在漫画正沿着网文走过的路前进 吴量说 网文崛起发端于论坛上业余爱好 利用业余时间发表的小说,后来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又组建了网站,网站之间相互吞并,网文写手们相互争夺人气,最终的赢家借着 IP 的春风一夜暴富 吴量从大学时就参与了最早的网文论坛幻剑书盟的建立,后来网文的爆发,起点、晋江崛起,再到 IP 吴量曾经做过《知音漫客》的衍生品企划总监,也曾担任过《特别优漫》的主编,数十年的漫画从业经历加上对网文发展历程的了解,吴量认为漫画也会沿着这样轨迹发展,好的作品在网上积累人气后,最终在影视改编和周边上爆发 时代漫王希望在原创漫画爆发前就抢占先机,所以吴量找来自己多年的好友共同打造一家以原创内容为核心的漫画公司 吴量把握全局,曾担任《特别优漫》杂志出版总监的何天翔负责原创动漫的内容把控和商业化运营。有过十余年编剧及剧本统筹从业经历,曾写出《圣徒》的大神级写手潘威担任作品总监,《乌龙院》创作 敖幼祥的弟子戴高连担任作画总监 乐游资本合伙人段斌认为时代漫王的团队无论是从业经历还是对于行业的思考都很适合把原创漫画这件事做好 编剧代替画手讲故漫画创作的商业化之旅 在传统的漫画创作中,画手是整个漫画创作的中心,无论是前期故事构想还是后期创作,主要依赖画手个人的素养 日本动画中常见漫画 为了催画手出稿使出浑身解数的搞笑片段,但对于公司而言,这样的创作模式存在效率低和不稳定性强的缺点,作品一旦走红,往往平台、作 和公司之间的版权问题也夹缠不清 为了解决这一痛点,吴量在时代漫王尝试以编剧为中心的创作模式 五六个编剧报题,写好剧本,整个公司为匿名的剧本投票。公司投票后,他们会组织200人的读 评审团来对项目进行前期评估,在两 均调整到合理后他们在去进行实际创作的落地 在实际的创作过程中,时代漫王同样也是集体创作,每一集的脚本要经过编剧们的内部竞争,选取质量最高的进行落地,其余创作若有精华细节也可以并入其中 吴量的公司借鉴了韩剧的运作模式。漫画更新到网络上后,他们经常与读 进行互动,根据读 的想法对故事进调整。吴量要求公司的成员关心最新最火的韩剧和偶像剧,根据年轻人的口味再给漫画添加流行的元素,让作品更受欢迎。这种随时调整以 用户 为中心的想法,也改变了之前漫画杂志读 与作 距离远,互动少的弊病 先出剧本,再根据剧本进行创作,这样一条流水线下来,时代漫王的效率很高015年成立至今,时代漫王已经有四部作品上线,其中《今天开始做明星》已经进入影视改编阶段,而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时代漫王还有推出三部新作品陆续上线 在这些作品中,吴量刻意建立了统一的世界体系,为今后作品之间的打通做伏笔,就像漫威作品中,绿巨人、美队、黑寡妇可以互相带动,共享同一个宇宙 在以往,国产漫画仍然处于产业化的前夜,那么时代漫王的变革,能预示着国漫IP的爆发吗 采写/记刘丹刘珍 张慧 张慧敏。

  也能让人更自尊,男性体内最重要的雄激素—睾酮会开端下降,养成好习惯就可以了。

制高俊夫  详见B02-B04·主题  2017年初,学者葛兆光出了两本新书。学术著作《历史中国的内与外》,延续着他在《宅兹中囀《何为“中国”》等前作中对“中国”的关注,学术史随笔《余音》则将他对中国宗教、思想和文化史二十多年里的琢磨化成十几篇对公众而言更亲切可读的文章,在晚清民国的巨浪颠簸中承受心灵撕裂的一代知识人浮现纸间。  此前,葛兆光也出过《并不遥远的历史》等随笔集。那时他对学术界“还算有信心”,相信前辈学者余荫犹在,若“发潜德之幽光”,后辈仍可循着余波溯流向上。可是,当犹可见的余荫渐成缥缈的余音,葛兆光在《余音》序言中写道,“我的心境很苍凉”。  距离陈寅恪、王国维、吴宓等人所在的“数千年未有之变局”已近百年。关于当代,葛兆光曾在北大讲过一段话 现在是个暗昧不明的时代,我们不知道人文学术将来会怎么样。我们可以写过去那些很了不起的学者的精神、思想、情感和学术,却不能确定这余音会不会慢慢地消失,成为绝响。  这般无解,对于每一位同样身处新旧转型时代中的当代学人来说,都是一种难以坦然面对、无法彻底排解的彷徨。对于葛兆光这批在“文革”浩劫后走入学界,见了三十多年中市场经济对于学术界冲击的人文学者而言,更有“灵台无计逃神矢”之感0世纪中国几重时代中,学术与想象的相互刺激、知识与政治的相互纠缠、理智与情感的相对角力,知识分子的命运与处境非常特别。到21世纪初,在同样充满政治化、实用主义的环境中,“华北之大,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口号已进一步变成“中国之大,没有一张平静的书桌”之现实。  这话题太沉重了,你看,在这个时代,很多人认为读经热、读诗热便能让中国人重返人文传统。可葛兆光在这些年不断强调的却是如何重建人文学科这样最基础且最迫切的问题。读《余音》,试着理解他所谓的人文传统,应是当大家都习惯了弯着腰时,要追问站起来会怎么样;是在文人精神失落、人文学科衰落的时代,人文学者仍有现实关怀和批判精神,在公众领域提出有意义的话题;是在一个激荡的转型时代,在各式各样的思潮中,在“吾道孤”的慨叹中,一代学人仍愿去寻觅“道”之所在。  葛兆光对此骨鲠在喉。作为一位历史学者,他反思历史研究不可以自顾自地离开公众领域,变成孤芳自赏的“屠龙之技”。以随笔写《余音》,不只是一种纪念,他也希望“请读者耐心地听我絮叨”。当一位当代知识分子诚实地捧出自己的内心的苍凉,你是否愿意面对他关于余音,或是绝响的提问?。

杜怀 作家。来自农村,现居苏州。以朴实的生活材料编织田野间农人的生存状态。《大地册页》插图,摄影师 牛红旗。《大地册页 杜怀 版本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2017月  很多人被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一首写无名母亲的诗打动过。“一生走在地上的母亲/背着岁月挪转的母第一次乘车去旅行/第一次享受着软卧/平静地躺着像一根火柴”。《母亲的专列》行至尾声,母亲的生命走到终点。  在苍茫的乡土大地上,多少个母亲、父亲,无关各种名义,甚至名字也被淹没?这些具体而真实的生命如何存在?他们如何描述自己的第一次“旅行”?在快速城市化的浮光掠影中,他们像是被时代遗弃了的旧时谜语。  今天,解开这样的人生谜语还有意义吗?翻开《大地册页》,走向干裂而广阔的大地,那里有几代中国人真实而普通的生命,记载着一个农村家庭过往的泥泞与现世的迷茫。    父亲的生命史  为沉默寡言的老父亲写一本传记  “说实话,我与父亲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父亲一辈子在杜家楼。这是一个两省三县交界的村子,闭塞、偏僻,村名曾在上世纪中后叶随着公社、生产队等组织形式几经更改,这片土地上劳作的人们,像无数中国农村的农民一样,命运昏黄而沉闷。  父亲不识字。杜怀超和他之间很难深入地交流。像无数老父亲一样,父亲的内心有太多东西不愿示人,“他总是捂着伤口和你一起生活”。  杜怀超有一种强烈的诉求,他要写一个沉默寡言的老父亲。书写从不合时宜的农具开始,从镰、犁、耙,写到木锨、独轱辘车和牛轭。它们是一个老农浓缩着生与死、冷与暖的依靠。  农具是父亲的灯,却不足以照亮父亲的人生全景。中国农村自1949年到改革开放至今,宏观变化大致有迹可循 机械化更新着中国农民的劳作模式,经济浪潮下新一代的农民突破观念壁垒,走进大城市掀起打工潮。但在新时代的激流里,人的情感、信仰,尤其是土地伦理与土地道德,经历着何种细致裂变?,像刺儿菜长满田地一般,扎进父亲七十多年的生命里。  像是又一次为乡土做标本,从物到人,杜怀超刻画着父亲的脸。他曾在行当里意气风发,遭变故舍弃渔网之后,“像一条将要风干的咸鱼”。中年经历家族内斗,蹲在墙角,握着被逝去祖母掏空的棉花被角的父亲,如泥塑一般毫无表情;晚年,交了忙活了大半辈子的土地,看着新建的养猪场里,猪在现代化装置里吃着科学饲料、快递奔向死亡,父亲顿时“失魂落魄”。  这是一个很地道的中国农民,土里刨食,土里活呀他的每一个异变都与大时代的波动紧密镶嵌,时而伟岸,时而隐晦;他的劳动号子喑哑,因要谋生被迫要唱得嘹亮。  “您给村里人家盖房子也要钱?”  “要。”  “砌灶台呢?”  “也要。”  《打工记》的结尾,短短四句对话,真实且僵硬。在走出又回望乡村的儿子看来,要钱,在现代社会中是正义的,但于父亲而言,意味着在物质主义冲击下对其所忠贞的泥土、对自己的一种“背叛”。  “写下这样的句子,悲哀而又无奈。”杜怀超说。  逃离者的救赎  “我自己挖了一口井,自己进去”  写父亲这件事,在杜怀超心里压了三十多年,伴随着他的逃离越积越重。  逃离是村庄里秘而不宣的集体心事。在上个世纪中,大多数中国农民相信逃出农门的唯一路径是读书,不惜以牺牲亲人的青春、婚姻为代价,挣扎出一个家庭乃至家族的出路。出生于计划生育严抓严打与农村求子传统根深蒂固的角力中的杜怀超,出生本就给家庭带来“巨大的破坏性”,成长过程中,又以们青春为代价,完成了一个农村家庭所期待的一个人的逃离。  “我在不断地回头看”,杜怀超说。那一代的“幸运儿”们背负着旧时代赋予一个农村家庭的重压,以至于988年,还在读三年级的那个小男孩就立志,“以后要学会写东西,把父亲和家里的痛写出来”。  《大地册页》在黑暗中写成。清晨与深夜,杜怀超拉紧窗帘,“在一个乌漆嘛黑的环境里,和外面文明的世界、文明的小区、精致的绿化完全隔开”,抠出关于父亲的每一个字。  “我自己挖了一口井,自己进去”,杜怀超说。  写中国农村父亲的“伟大”,不是出于崇拜或哀怜,而是对无数中国乡村父亲的一种告慰。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们以最原始的力气,在残忍的困境和真实的悲欢中,用卑微与大地相搏,撑起一个又一个家庭;他们的个人情感如荒漠,婚姻仪式匆草完成。麻木而顺从地迎接每一个日子,就是他们真实而的生存状态。一份撕扯疼痛的生存档案,是一个农民父亲的个人史,也是一代农民父亲的生存史。  像是两代人的对话,发生在精神层面,深埋于乡土大地,关乎一个沉默寡言的父亲的土地人伦,与逃出农门的儿子的自我救赎。父亲漫长的人生早已在杜怀超心底酝酿多年。书仅用了两个月写完,之后半年,他一字未写。仿佛突然无人可写,仿佛把自己丢在了那口井里。  井里的人们,生活充斥着疼痛和悲欢,有人性复杂而幽微的粗鄙与蒙昧,有乡土伦理的淳朴与底线,生命沉重却真实地存在过。井外的世界,同质化的乡村建设使乡土的面目越发模糊,人与土地、人与人之间的秩序逐渐走向坍塌。那种最能让人确认生存真实性的生命图景,正在消散。  乡村会不会以某种方式回到城市?杜怀超有一种新奇的表达。他的意思是,在快节奏、封闭化的城市生活中,人们能否再次回到上一代人那种脚踏实地的生活?回到那些真真切切的悲欢?“愿父亲和他的村庄永在”,他祈愿坚定,但又坦承,这种书写或是“在纸上无力的白描”。  大地上的伤口  写作最终要反映人的问题  如今,杜怀超住在苏州。他接父亲到苏州住过两年,父亲总叫他开着门,以为这样邻居就会来串门。两年间,无客来访让这扇开在城市里的防盗门徒显尴尬。父亲回到已空了大半的村子,拿起锄头,继续种地。  不是所有人——尤其是青年人——都能理解这个农民父亲。但杜怀超还是想借父亲的生存档案,把人们从现代文明社会拽到乡土生活中走一趟。在那里,生存之艰与难、人性的亮与暗,都以最粗糙、原始的方式裸露着。被城市化所遮蔽的这一群人的生存图景,足以对习惯了精致、优雅的城市文明的我们构成挑战。但挑战是善意的,杜怀超反复琢磨着这个“伤口”要如何撕得轻缓又不失力道,从而警醒人们反思自己该如何存在。  《内斗记》是整本书中篇幅最长的章节。祖母生病后,一家人的心并不在人的病上,而是如何处理一个行将就木的人最省事。在民间,人们倾向于劣势中的人群,无关道德和良心;集体非理性地排挤比他们强的人群。这是同情弱小,还是恶意嫉妒?这阴暗面是天生的,还是生之艰难扭曲了人的心灵?杜怀超没作解答。他确信的是,人的内斗也是人性的内斗,而人性的内斗在城乡之间,是相通的。  所以,从一个农民的生命史中撕开一个伤口,何尝不能让你我检视人性中的幽暗,从而多一份悲悯;何尝不能让青年一代人珍惜当下的生活,校正人生的位置,懂得如何与人相处?  一份与我们素昧平生的农民父亲生存档案,能给人的触动并不止于这种现实意义。翻着《大地册页》,眼前似乎闪过熟悉的电影画面,如吴天明的《老井》,如张艺谋的《活着》。那些日常、质朴甚至原始的中国农村生存画面,最能逼人走向最形而上的问题——人为什么活着?人该怎样活着?  “乡村的人,在经济困窘的情况下,对于人该怎样生存没有思考,是朦胧的、麻木的”,杜怀超说,“直0多岁的父亲‘出远门’到南京,终于看到外面的世界,才开始觉醒,人还可以这样活”。那时,父亲生眼疾到南京看病,车窗外,玄武湖、秦淮河匆匆闪过。那是父亲唯一一次“出远门”。那一刻,父亲的“生活”才开始。  “这是您唯一的一次乘母亲 您躺在车肚子像一根火柴一样安详……窗外风光一闪而过/您抬头看一你怎么躺着像一根火柴一终点站要到了/车外是高高的烟囱。”  《母亲的专列》的作者,诗人丁可,与杜怀超一样是江苏人。杜怀超说,“严肃意义上的作家,其作品最终都要指向人的问题。写作的人有担当,社会会变得更加美好一点”,他顿了一下,这位曾逃离了杜家楼、如今无力地白描着父亲一生的农家儿子补充道,“这是真话。这是写作的第一步。”  采写/ 孔雪。

《猎人笔记》,(俄)屠格涅夫,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月《乡村夜话》,(俄)果戈理,漓江出版社014月《林中水滴》,(俄)普里什文,天津教育出版社,2016月《俄罗斯森林》,(苏)列·列昂诺夫,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4月《白轮船》,(吉尔吉斯斯坦)艾特玛托夫,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月《告别马焦拉》,(俄)瓦·拉斯普京,外国文学出版社999月  俄罗斯真称得上是地大物,尤其就人口和国土面积的比例而言。身处广袤地带,人们有更多机会与自然独处。一个遍布森林和草原、山川与河流的北方寒带国家,极易打动一颗颗敏感而多情的心灵。在一个信奉东正教的国度,人民更善于将对自然的情感上升到宗教层面,把自然偶像化。  在俄罗斯作家阿斯塔菲耶夫眼中,自然的忧伤无处不在。如果我们越过他的视线,回顾古罗斯至20世纪中后期的俄国文学史,会很自然地发现,人与自然的问题一直是俄国文学的传统主题。自遥远的古罗斯民间童话和史诗伊始,8世纪9世纪的俄罗斯感伤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文学作品,再深0世纪前期探索人与自然复杂情感的系列作品和中后期的苏联生态文学创作热潮,人与自然这一主题,在俄罗斯文学中走向深处。  让我们沿着这张俄国自然文学书单的轨迹,遁入俄罗斯大地的山谷和莽原,聆听自然的低吟。  从中世纪走入19世纪  人与自然的相互爱慕  古罗斯民间文学的主题主要是人与自然,童话是主要形式之一,在著名童话《大萝卜》中,老婆婆、孙女、小小猫小耗子,大家伙团结一致把大萝卜拔出来,象征着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力量。  在中世纪的英雄史诗《伊戈尔远征记》中,自然有了神性。主人公伊戈尔大公未能参184年罗斯王公在斯维亚托斯拉夫领导下对波洛夫人的联合征讨,于是率领人数很少的军队远征顿河,当他出征时,太阳用一片黑暗遮蔽了他的道路。自然预先警告伊戈尔兄弟子侄四人将遭遇不幸,果不其然。于是伊戈尔的妻子站在城垒上哭泣,她祈求大风、大海和太阳保护丈夫和士兵平安归来,“风啊,大风啊!神啊,你为什么不顺着我的意志来吹拂?你为什么让可汗们的利箭乘起你轻盈的翅膀射到我丈夫的战士们身上?难道你在碧海上爱抚着大船,在云端下吹拂得还少?”当伊戈尔终于逃回祖国,“啄木鸟以自己的叩啄声指引通向河边的道而夜莺用自己愉快的歌声宣告了黎明”。乌云和朝霞,夜莺与寒鸦,太阳与大海,交相构成了一幅自然的壮美图画。  人与自然的关系始终贯穿在后来俄罗斯感伤主义、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文学作品中。形成于18世纪末期的俄国感伤主义文学以卡拉姆津为代表,其代表作《苦命的丽莎》描写了农家女丽莎与贵族青年艾拉斯特的爱情悲剧。卡拉姆津把“自然人”丽莎和“文明人”艾拉斯特相对立,自然的美造就丽莎的纯真,她却被文明所毁灭。  “俄罗斯诗歌的太阳”、浪漫主义文学代表普希金则在叙事长诗《高加索的俘虏》和《茨冈》中塑造了“在自然状态下按自然法则生活的自然人”形象。主人公渴望自由,离开了令人窒息的“文明社会”,到自然怀抱中去生活,最终与自然融为一体。  到了19世纪俄国现实主义文学中,对自然的亲近与对祖国的爱交织在一起。在屠格涅夫笔下,自然的一切都是美丽的。其代表作《猎人笔记》记叙了19世纪中叶俄国农村生活,其中出现了诸多性格迥异的俄国农民,他们在自然中得到快乐,自然赋予其淳朴和真挚的品格。屠格涅夫借着自己打猎的经历,记录下俄国大地上夜气未散的森林清晨,笔直金黄的白桦林,农村小屋里燃烧的柴火红光,以及在荒凉原野里细碎而深切的喃喃细语。俄罗斯大自然的秀美背后,是不变的忧郁灵魂。  写出讽刺巨著《死魂灵》的果戈理,早把他热烈的爱,献给了自己第一本小说集《乡村夜话》,俄国大名鼎鼎的文学家别林斯基评价这本书“美丽的大自然,普通百姓过的那种诱人的乡村生活,富有个性的人民,所有这一切都五斑斓地闪耀在果戈理这第一部富有诗意、富有幻想的创作中。”在乌克兰乡村度过童年时光的果戈理,取材俄国民间传说和歌谣,素描下乌克兰绚丽的自然和淳朴的社会风习,浓郁的“小俄罗斯”泥土芳香扑面而来。  20世纪的自然苏醒了  前期的低吟,后期的呼喊  进入20世纪之后,俄罗斯作家对人与自然的探索更为深入,逐步显露出对自然与人的关系的忧患意识。被称为20世纪俄罗斯生态文学鼻祖的普里什文,在代表作散文集《人参》《大自然的日历》《林中水滴》等作品中努力营造一种“我在自然之中,自然在我之中”的意境,表达一种对人与自然关系不和谐的担忧。“如果有水,而水中无鱼——我就不相信这是水。即使空气里有氧,可是燕子不在其中飞翔——我就不相信这是空气。森林里没有野兽,而只有人——那就不是森林。”  普里什文学过农艺,丰富的林学知识帮助他读懂大自然;他是怀有强烈宇宙感的作家,与鸟兽私语,和树木对话,试图从自然界作用于人的每个感应处找回自己。春夏秋冬,溪流松涛,白雪荒野……他喜欢随身携带来复和笔记本,走遍俄国大地,搜集有关飞禽走兽和植物的一手资料,他在深夜林中倾听雷鸟的鼾声,观察河塘里的鱼吃蚊子,他陶醉于在一滴露珠中看见世界。  20世纪四五十年代,随着科技和经济的飞速发展,人类对自然资源的开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生态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破坏,文学家们的生态意识很早就开始觉醒964年,加拿大作家卡森的长篇报告文学《寂静的春天》拉开世界生态文学的帷幕,苏联(俄国)作家也开始创作大量生态文学作品。与19世纪0世纪初期那种表现人与自然融合的主题相比,20世纪后半期的生态文学开始思考大量的人性悲剧,在自然(生态)文学作品中表达道德思辨和哲理探索。苏联作家们认为,如何缓解人和自然的紧张关系,不仅是自然科学的难题,更是人文科学的目标。  在这个阶段,列昂诺夫的哲理小说《俄罗斯森林》“如同俄罗斯生态文学的宣言书”,它主要讲述了俄国人民和俄罗斯森林之间的休戚与共的命运,对人类伦理道德的滑坡进行了谴责。然而,虽然苏联界普遍认为《俄罗斯森林》是苏联生态文学的发轫,但最为完整的探讨人与自然关系中的道德含义的作品,还是阿斯塔菲耶夫的《鱼王》。这本厚厚的小说表达了对“无理性的人”摧残大自然所带来的后果的担忧。  而从小受到吉尔吉斯斯坦和俄罗斯两种文化熏陶的艾特玛托夫,是大山和草原的儿子,他的代表作《断头台》《白轮船》《花崖》等均带有浓烈的悲剧色。艾特玛托夫擅长用象征手法来表现人与自然之间的善恶之争。比如《白轮船》里,被父母遗弃的小男孩由外公抚养,父母谁也不愿意来看他。他没有伙伴,只能和林中小溪和小动物为伴。自然的陶冶给予他纯真的童心,但当他看见道德沦丧的护林所所长奥罗兹库尔强迫他人射杀长角鹿,割其头颅并食之血肉时,残酷的现实让小男孩不堪重负,自沉冰河。他只希望自己变成一条鱼,游向心中的白轮船,去寻找幸福。  同样专注于人与自然题材的还有苏联“农村散文”流派的作家拉斯普京,他擅长从人和土地的关系中探讨人和自然的关系。他在这方面的代表作是《告别马焦拉》,小说叙述了对自然的改造给人类生活带来的巨大影响——因为要修水电站大坝,居住在马焦拉岛上的村民被迫搬迁。对于老人们来说,马焦拉岛不仅是一块单纯的土地,它承载着先辈栽种下的一草一木的精魂。  拉斯普京不仅通过文学作品呼吁保护土地和自然,而且身体力行直接干预某些可能危及生态平衡的建设工程。拉斯普京出生于西伯利亚一个邻近贝加尔湖的地方,早0年代初期联名持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的作者)保护贝加尔湖的活动中,他就非常活跃。从他另外一篇《贝加尔湖》这一近似报告文学的散文中,我们同样可以窥见作家为保护大自然而呼喊奔走的热情。  大自然是最敏感的,你如何对待它,它就如何对待你。在万籁俱寂中,“大地之子”阿斯塔菲耶夫曾有这样的体验——“好像只剩你和大自然两两相对。而且你还会感觉到一种怯生生的神秘的喜悦,觉得这周围世界毕竟还是可以信赖和应该信赖的。”  知识链接  古罗斯,又称基辅罗斯,是一82年至1240年,以基辅为首都,维京人奥列格建立的以东斯拉夫人为主体的东欧君主制国家。在1236240年的拔都西征时被毁灭。基辅罗斯的正式名称为罗斯,俗称“罗斯之地”,罗斯是维京人的后裔。  撰文/ 柏琳。

  减肥香蕉实际上就是包着果皮的“安眠药”,除了能平稳血清素和褪黑素外,它还含有可具有让肌肉松弛效果的镁元素。另外,睡前吃香蕉不会引起发胖,因为它卡路里低,且食物纤维含量丰富,可以促进排便。

  万万不克不及为了雅不雅而忽略了健康。